查看: 80|回复: 0

星里话·对话姐姐①丨金莎自爆曾经打过针

[复制链接]

41

主题

41

帖子

155

积分

管理员

Rank: 9Rank: 9Rank: 9

积分
155
在线玩游戏 发表于 2020-6-19 16:59:32 | 显示全部楼层 |阅读模式
  芒果TV综艺节目《乘风破浪的姐姐》,自从开播后,就人气爆炸。开播一周2期的播放量4.4亿,热搜榜在此期间暂停,却在微博和朋友圈频繁被刷屏。

  这档不同于以往的青年偶像选秀,为30个30岁以上的女艺人提供舞台,打造逆龄音乐女团节目。通过合宿生活与舞台竞演,选出5位成员“破零成团”。

  姐姐们风格多元,自带光环、流量和话题,即便不家喻户晓,在各自领域也都有过一番光辉成就。如今重新出发,再造梦想。她们敢说敢为,岁月的洗礼赋予她们不同于20岁的通透和勇气。

  过去这许多年,她们的人生发生了什么?她们怎样敢作敢为,语出惊人?对于未来又有怎样的野心?腾讯新闻《星里话》分别与多位姐姐进行对话,请她们讲述这出“乘风破浪”背后的真实人生故事。

  腾讯新闻《星里话》本期对话“姐姐团”成员金莎,聊节目内外她的人生故事。

  18年前,她凭借青春偶像剧《18岁的天空》中蓝菲琳一角,被封为“校园女神”;转型成歌手,和师兄林俊杰一曲《被风吹过的夏天》,立起甜美人设;2010年再战影视圈,参演神话爱情剧《神话》,同时以插曲《星月神话》,再次翻红。

  曾经不缺优质资源,也不缺拿得出手的代表作,可不知为何,她的演艺生涯却“三起三落”——每次走红,走上流量之巅,又慢慢跌落,再翻红,再跌落。伴随着事业上的磕磕绊绊,又因数次绯闻和言行争议,引得非议不断。

  如今37岁的金莎,借着《乘风破浪的姐姐》重新出发,她对《星里话》说,希望自己能破茧重生。她承认,过去7年糊了。她试图解释每一次走红后却走向沉寂的原委。甚至连传闻中的整容、小三等饱受争议的话题,她都给出了大方的回应。

  金莎说,她从没有想过活成蓝菲琳那样,漂亮却空洞。她更希望自己的人生,活成一部“人间爽文”。

  以下是金莎的自述:

  1、谁说姐姐们在一起会开撕?

  我们处得都挺好

  完全没想到,人生第一次上真人秀,就交给《乘风破浪的姐姐》了。第一次就要与29位姐姐朝夕相处,这可是真人秀的最大戏码了,想想就好刺激。

  身边的一些朋友建议我不要来。他们担心,上了这节目,以后我拍戏就挺难让人相信了。如果观众通过节目对你本性有了一定了解,会觉得你和角色差特别远。后来我就不纠结这个了,想想自己还是挺招人偏爱的,应该没有问题。

  ▲金莎《浪姐》海报

  以前看真人秀,特别不喜欢别人说官方的话。那种完全没情绪的,说话没一句真的真人秀,一点都不好看。所以就尽量尽量不要搞假大空,不遮遮掩掩,在节目里都给出真实的反应。但我不敢在节目里喝酒,我一醉什么话都敢说。

  30个姐姐凑在一起,人际相处肯定是门大学问。似乎很多人都担心我们会撕起来,我自己倒是没那么多顾虑。虽然我看上去挺温柔的,但我其实是直来直去的人。比起温吞水的性格,我更喜欢和豪爽、火力足的女生相处,她们讲话很直接,相处起来特别痛快。

  第一次分组和万茜分到一起,第二次和她又是室友。以前我就是她的“迷姐”,这次相处越久,越喜欢她。她太有魅力了,演戏的时候自带光环,有她在的地方我容易看不到别人;唱歌时她是女中低音,情绪很有故事性。别看她外表很酷很理性,其实她比我还要感性。每当她落泪,我都挺难受的。她一哭,我也会直接哭出来。因为能感觉到,她心里真的有受伤。

  ▲节目里,金莎主动表达对万茜的欣赏

  很多人挺怕宁静姐的,我看到她会主动迎上去。之前在台北,我们吃过一次饭,当时就对她说:你这性格太好玩了。看到她在访问里聊到,大家一群女妖精,三十个娘们儿,跳得都很母,能不能雄性一点?说得特别逗。而且这次跟她一起录节目,才知道她不仅很拼,还很感性,挺打破原有认知的。

  录节目才认识张雨绮,但我原本就很喜欢她。她也是那种说话很直很舒服的,霸气得像个大王。是她把我“解救”到了舞蹈组,我心里特别感激她。

  这次还遇到了张萌和白冰,挺意外的。十年前我们拍《神话》时,都在一个剧组,但是没对手戏。如今再聚像是一种宿命感,几千年的缘分断不了。现在的白冰母爱满溢,她常常跟女儿视频,有时间也会尽量回去陪孩子。萌萌说话就特大胆,特有煽动力。我时常调侃她说,你可像个传销女头头,太会拉票啦,然后她就对着镜头投诉我。

  ▲金莎(左一)、白冰(右二)、张萌(右一)曾合作剧集《神话》

  真没什么社恐,就是睡觉有点焦虑。以前集体生活经验基本为零,没和三四个女生一起住过,挺不习惯的。还好伊能静姐姐给大家准备了耳塞和蒸汽眼罩。我睡眠比较浅,每晚我都得把耳塞捻得细细的,隔绝了外界声音。

  这里的压力还是挺大的,不管是体能还是心理上的挑战。我在声乐组,一天唱十几个钟头,特别挑战嗓子。问过好几位小姐姐,她们一致认为,训练强度超过了过去一切演艺工作,是有史以来最累的一次。但似乎谁也不后悔来到这里。

  颜值和唱功,我都不是太担心。很多姐姐非常美艳,我长得比较甜美,你看我梳那个发型就很有女团感,声音也是很有辨识度的。

  ▲金莎在舞台上被张萌等姐姐夸有女团的感觉

  偏偏舞蹈就是跳不好,天赋比较弱,很多姐姐都比我强。以前签唱片公司,第一年就让我跳舞,跳完之后,他们说,你还是唱歌算了。所以就算不录制,自己回到北京,也会找私教练舞蹈。在家里不是压韧带,就是戴着沉重的沙袋练力量,一天不能落下。还是很想挑战一下自己,前期一直在声乐组,太安全了。十分钟就学会一首歌,一点意思都没有。

  公开评判当场评分,这个真的吓死人了。每次录节目时我就像只貔貅,只进不出,很难上厕所。有几天压力大到把训练室的零食柜都吃空了。等待结果的时候最煎熬,有点像判刑。

  可能是过去没承受过那么大压力,还有赛制太残酷了,上个月月初进组,十天后就病倒了,只能靠针灸恢复健康。其实半年前确定上这个节目后,就各种吃好补好,那段时间身体特别棒,半年没有感冒过。结果比赛都是带病上阵,声乐组还得靠嗓子吃饭,还好每次现场关键的几分钟发挥还不错。

  2、我糊过三次了

  大师说我走七年衰运后就会转运

  我好早就糊了,2011年开始凉,2012年开始糊。

  不红,糊了,再炒一盘菜,焦掉了,铲起来,重新刷刷锅再来一盘菜的节奏。

  有人说我是“三起三落”,总是火一阵子就迅速回落下去。可我觉得自己更像摩天轮,慢慢滚动着,刚到巅峰又下来了。每一次幸运都比较短暂。

  接到节目组的邀请时,我完全没犹豫,一口答应下来。这机会对我太珍贵了。像我们这样30多岁的女艺人,都会有一点危机感。找过来的大女主戏少了,适合这个年龄的项目更是少得可怜。但这个节目给了我们一个特别的舞台,确实挺难得的。所以每次都许愿,下一场还能留下来,在节目里能留的时间长一点。如果太快被淘汰掉,会觉得蛮凄惨的。

  看到有人说我挺作的,戏演火了干吗要去唱歌呀,好好唱着歌吧,又跑回去演戏。得澄清一下,真没故意找虐,每次都是不知不觉就这样了。

  2002年,19岁的时候拍了《18岁的天空》。可能是有了“校花滤镜”的加成,这部戏到今天都被当做我的代表作。很多人说蓝菲琳是女神,各种夸我演得好。我每次听到这话,我都很惭愧。明明演得很呆啊,不怎么灵动。

  ▲蓝菲琳是不少人心中的校园女神

  那次表演其实给我留下了很大的阴影。本来我是挺有元气的人,可那部戏的导演训人太厉害了,很多人都被他训哭过。我稍微坚强一点,没哭,但是被训傻了。然后自信心就此被打击地一蹶不振,演完那部戏,实在是怕了,就没有再演了。

  那时很就想唱歌,机缘巧合签了海蝶音乐。2005年,发了第一张专辑《空气》,销量挺不错的。没想到第二年又遇挫了。因为有网友吐槽我脸大,公司就琢磨着让我去打个瘦脸针。结果一打完,我又傻了,因为脸僵住了。从2006年4月到2007年3月,整整11个月脸都不大能动,我真的很后悔。明明是个吃货,那段时间一点食欲都没有,一下子瘦到了88斤。后来那么多年,都没那么瘦过。

  ▲金莎和林俊杰合作的《被风吹过的夏天》是传唱度很高的歌曲

  然后每天还要见人,不能停掉宣传,情绪挺差的。摄影师拍写真让我笑开心点,我笑不出。我办歌友会、签售会,看到歌迷我很想笑,只能露两颗牙。

  最惨的是,错过了电视剧《会有天使替我爱你》的机会。我特别想演这部戏,当时很多书迷推荐我,所以女主角第一时间找的是我,作者明晓溪老师还来公司开了次会。可是看到我,发现这姑娘怎么不会笑啊。只能算了,忍痛推掉。

  2007年发了第三张专辑,跑台北做了次签售会,可能因为风格还比较甜美,现场来的全都是男粉丝。然后公司就打算让我走装可爱的路线,类似王心凌《睫毛弯弯》这样。

  我感觉到了危险。我受不了在台上唱甜歌,会抽筋的。什么“牛肉不要带血,羊肉要肥”(注:金莎歌曲《大小姐》的歌词),这是什么东西?自己都不想唱。我虽然不抗拒甜美,但实在接受不了装可爱,我就说,我不发片了,我要去拍戏。公司一位股东都傻眼了,说我蛮厉害的,因为他是第一次看到有艺人主动拒绝发片。

  我可能是许愿型的选手,一说要拍戏,戏就找上来了。《神话》是丁子峻太太推荐我的。她说,有一个角色戏份不多,但是很讨喜,需要很会哭,你有没有兴趣?我说,来啊,反正才演一个月。

  ▲金莎和胡歌在《神话》里有很多对手戏

  还记得演去世的那场戏,导演说,你已经是快死的人了,眼睛可不可以别睁那么大。我心慌意乱,心想,完了完了,我又不会演了,我要死了还不能睁开眼看看我爱的人吗?我到底该睁眼还是眯着眼?当时老胡(注:胡歌)的鼓励让我很难忘。他说,你不要理他,你很好,你就这么演。然后我就没管眼睛大小的问题,很入戏地又演了一次,效果非常好。以前总觉得自己没天赋,但那一刻,我忽然产生了强大的信念感,觉得自己演技还是可以的。

  不过在那之后,接到的都是雷同的角色。没有悬念的,我又开始走下坡路了。2012年,我去算了个命。大师说,姑娘啊,你要走七年的衰运,你准备好了吗?这七年收入一点不会被影响,还会比以前多,但没有任何好的机会,会一直消耗过去的名气。我惊到了,七年会不会太长了,青春都没有了。

  事实证明他说的挺实在的。我后来自己出来单干,接的商演多,就是大家说的走穴,商业价值蹭蹭往上涨。有时想到,我又接了这样的表演,这首歌我又重复唱了许多遍,还是挺难受的。找上门的角色也越来越不靠谱,都是些第三者、疯疯癫癫的,还有很多鬼片也喜欢找我。可我以前演过很完美的角色,我是有包袱的,不想演这种自毁形象,于是就统统拒绝掉了。

  ▲金莎近年频繁现身走秀现场

  生活状况还不错,心里却空荡荡的。觉得自己虚度一年又一年,没什么有意义的作品。为了不荒废时间,我独自跑遍各地,巴黎、东京、首尔这三个城市我都去进修学习,趁着空闲充实自己。

  我不是那种熬不过去的性格。每次被打趴下,都会坚强爬起来。我的事业巅峰可能在未来,演一些厚重的角色,搞不好是演妈妈。经历多了,我自信有那份掌控力。能再出一些经典作品,像之前那样很多年后还能被大家提起,那就是很不错的人生了。

  3、泼妇门、整容门、小三门……

  背后的真相在这里

  30多岁,其实是个不错的年纪。多了分通透,不能说有大智慧,这种小智慧我也是很喜欢的。

  比如以前很冲动,受过伤,现在学会了分析利弊,能克制住情绪。交朋友也挑剔了不少,以前看别人可怜,就会特别同情。稍微对我好一点,就误以为人家喜欢我。现在知道误会大了,很多人是出于一些利益动机,我知道世界是什么样了,不太会掉进坑里了。

  也会忍不住怀念20多岁的自己,当时真的挺可爱的。很真,很纯粹,也很不羁。

  不过也因为是傻白甜,不懂人情世故,没少吃亏。有一次受不了委屈就在博客发了文章,就有了所谓的“博客门”、“泼妇门”。其实新闻都是放大了某些片段,结果别人只看到了片段。

  ▲金莎和歌手斯琴格日乐曾因在台下争执发生“泼妇门”,金莎当年发博客怒斥后者

  现在想想,十年前大家可能会觉得我的冲动很幼稚可笑,也许现在会觉得我是真性情的。也可能是我没长一张特别霸气的脸,如果是这样,那说那些话,大家就一点都不会觉得奇怪了。

  对于整容这个事儿,我也特别想说说。很多人说我变化特别大,鼻子高了,开了眼角,还把下颚骨处理得很有曲线。我看了觉得有点逗,我没有做这些手术的胆量。打一次瘦脸针就那么倒霉了,别的真的不敢去搞。做下颚角手术得插两根管子,想想都觉得疼。

  其实我只是正过骨。去年和前年都在正骨,今年因为疫情导致正骨中断,脸又圆回来了。等到疫情结束,还是会继续做的。不是那么夸张的,比现阶段小一点点就好了,要不可能会像蛇精脸。

  ▲金莎在微博晒的照片

  以前非议大,可能也是因为闹过几次绯闻,外面的风评不大好。我那些绯闻大概一分真、九分假,大部分都是假的。个别人现在还能做朋友,能聊天的那种。个别人已经躺在黑名单里了。

  我离开唱片公司之后,那么多年都没被拍到过。因为我不喜欢绯闻,这方面我是很注意的。

  但当时公司希望多一些新闻,帮我维持一个热度。别的不说,我只能说,鄢颇老师挺冤的。我现在都能看到那段新闻。我和梅婷老师不认识,因为一桩案子,和鄢颇老师在咖啡厅见了一面。没隔几天恰好又是我生日,公司就把他请来给我过生日,其实那就是第二次见面。临走时同事带我去送导演,让我离导演近一点。

  ▲如今网上还能搜到金莎和鄢颇的绯闻照片

  我挺纳闷的,干吗要走近点?同事就推了我一把。隔天上了新闻我才知道,媒体的车就在对面等着拍我。我毕竟是一个姑娘家,没结婚,和人家又不熟,平白无故背上小三的骂名。这对我一点好处都没有。但新上任的宣传总监可能觉得,艺人曝光了有了头条,天天挂头条很有业绩,对他是有好处的。

  现在感情上还在空窗期。虽然常年恨嫁,但属于光说不练的,不怎么付出行动。不过我还是相信爱情的,也还有一些不切实际的想法。比如很喜欢暗恋的感觉,喜欢有智慧有才华的人。

  最近呢,听到别人很感叹,我没能活成蓝菲琳的样子。我心里嘀咕,谁要活成她的样子呢?她超级无聊的,别人去玩保龄球,问她要不要去。她说,我要功课。我才不要这样。

  我觉得很多幸运还是会留给敢于实践的人,所以我更向往活成魏璎珞这样的。有男主宠着,整个人又干脆利落。很清楚自己要什么,被欺负了,就马上团灭他们。我希望我的人生变成这种人间爽文。



回复

使用道具 举报

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| 立即注册

本版积分规则

发表主题
    155
    积分
    41
    帖子
    41
    主题
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